存草稿。


>>>

    感情里最难熬的放不下大概就是你我两人皆良人,我未曾做过伤天害理的事,你也未曾跨越鸿沟做对不起我的事。

    只是缘份这东西料却成全不了你我。 所以大抵也就是这般境况的两个人,才会在年华未长,新欢未到的节骨眼里,满满的回忆与经历冲刷在了夜晚的思绪里,历历重现在了白日干活的脑海里。...


再去翻以前的私信,觉得非常好玩。

戏剧化的事情是不断在上演的,比方说这个人以前diss我diss得很凶,后来我们关系变得非常不错。

又比方说这个人以前是我最喜欢的写手,如今可以和她约着去下大排档。

感慨不多,我不适合多愁善感。但是经常会觉得,老天太眷顾我啦。

谢谢,我生活得很愉快。

在小号存一个草稿。

诸葛亮视角:和情商低的人谈恋爱是一种什么感受?

 

>>>

苍天翔龙

计算机系大三学生

 

96,783人赞同了该回答

 

    谢邀。

 

    现在是凌晨三点,刚忙完ppt准备回家。实习公司离家比较远,运气很不错,搭上了夜班出租车。

 

    这问题让我一下子就想到了他,此时他应该在家里等我。也好,我给他捎了夜宵和一杯甜豆浆。

 

   ...

做个能睡懒觉的人。

蜚蜚 01

*班级群像文,含拉郎/拉娘。

*搬运存档。


Chapter.01


“往右100米,直走,直接上墙翻走。视线死角,没可能被发现。”


“收到。”


钱怡帆将对讲机别在腰上,将头探了出去,开始分析地势。势头不妙,她们完全处于弱势,饶是徐铭敏先前已多次看过地图,如今也无法在一片漆黑中给出准确路线。


这片区域的电源全被破坏,徐铭敏先前安在各处的摄像头完全连不上总部,除了这台时不时信号闪现对讲机,她和钱怡帆、许愿基本上属于失联状态。


“我去...”


钱怡帆听着对讲机再次传来呲呲的电流声,恨不得把它扔在这个荒郊野外。


而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正像个没事人一样在一边...

© 见色起意 | Powered by LOFTER